精彩专题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精彩专题

攻克疼痛显身手

——访hy590海洋之神检测中心疼痛•针灸科主任李卫国主任中医师

发布时间:2022/4/7 发布者:超级管理员 访问次数:

经常听人说,李卫国诊疗的病人,经常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候着。是不是与他重庆市人大代表、主任中医师、中华中医药学会疼痛分会常务委员、重庆市中医药学会疼痛专委会主任委员、铜梁区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家库成员和铜梁区名中医等这些“头衔”有关?

近日,我采访了他,去寻找答案。

时间约在16:00,可过了17:00,他才匆匆来到约定的采访地点。容他坐下,寒暄几句,便直截了当地引出了采访话题:

“疼痛无人不有吗?”

“不,也有不痛的人。但全世界就那么几个人。他们不论受伤轻重,都没有疼痛的感觉。因为他们没有痛神经。”他回答道。

李卫国,中等个儿,一头寸发,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儿。未到知天命之年的他,给人一种亲和力特强的印象。1992年7月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专业的他,被分配到铜梁中医院工作至今,先后在内科、针灸推拿科、疼痛科从医。2006年8月升任疼痛科·针灸科主任至今。

“听说铜梁中医院成立疼痛科时,在西南地区县级医院中算是领先的?”我问。

“当然哟。现在也是领先的。别的县级医院一般没有开设疼痛专科。”他的回答很肯定。

话又回到关于人的疼痛这个问题上。他告诉笔者,人的一生免不了疼痛。特别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于那些年老体弱多病的人,疼痛就成了一种顽症。形成疼痛的机理又非常复杂。比如说腹痛吧,病因有消化系统引起的,有运动系统引起的,也有心脑血管病引起的,还有其它原因引起的。正是因为疼痛的病因复杂,就要从多种原因中做出比较准确的诊断,必须要有多方面的专业知识和多学科的临床经验。过去,人们对疼痛的认识不足,只把它视为一种症状。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和对疼痛认识的不断深化,疼痛已被列为继呼吸、脉搏、血压、体温之后的第五大生命体征。

“诊疗疼痛病的一些新技术、新方法要靠不断进修和培训来获得吧?”我问。

“不进修,不参加培训怎么行哟!”他这样肯定地回答。他介绍了他外出进修和参加培训的经历:他到四川医科大学、成都中医药大学进修过针灸推拿。近几年来,他参加过中华医学会疼痛分会举办的诊疗技术培训班,中华医学会微创分会举办的微创介入治疗培训班,中国针灸学会举办的小针刀学习班、穴位埋线学习班等等,各种各样的培训班每年他要参加两三次。

“参加这些培训,多数是应专业学术团体之邀去的,也有自掏腰包的,每次花费在1500~2000元左右。有时交不上‘学费’,拿不到培训资料,我就当‘旁听生’。别小看这‘旁听’,收获也不小呢。”谈及外出培训,李卫国感到很欣慰。正是这种执着的追求,并在实践中不断总结提高,使得他的医疗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。

这些,并没有使他满足。今年,全国名中医郭剑华传承工作室在铜梁区中医院启动后,李卫国成为郭老在铜梁区中医院的6位弟子之一。同时,他还参加了中国中医科学院培训中心举办的“名医传承计划”学习班为时两年的学习。

“进修和培训学到的知识,现在能用上多少?”

“几乎全用上了。小针刀啦,穴位埋线啦,还有针灸、推拿、射频、臭氧、孔镜等等,用起来都得心应手。运用这些技术,以及结合中西医药物治疗,我们广泛开展了颈肩腰腿痛、癌性疼痛、脑脊髓神经损伤、筋伤、内科疾病等方面的综合治疗等。” 说起开展的这些业务,他可是滔滔不绝。

“俗话说,人巧还得家什妙。学到了新的诊疗理念、技术和方法,还得有好‘家什’配套才行。近几年,医院新进了用于治疗慢性顽固性疼痛的射频治疗仪,用于治疗眩晕、疼痛、软组织损伤的超激光治疗仪,用于治疗椎间盘突出症的孔镜、射频、臭氧,还有治疗顽固性疼痛、皮肤性疾病的熏蒸治疗仪,以及治疗骨质疏松、股骨头早期介入治疗等病及椎体成形术的多功能大型x光血管造影机,还有激光治疗仪等等。” 提及这些先进医疗设备,李卫国如数家珍。

“经你诊疗的疼痛病人,每年有多少?”我问。

“两万左右吧。”他答道。

“这么大的量啊。那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位?”

“是一位30多岁的女性患者,璧山(区)人。她前额及太阳穴疼痛长达4年之久,辗转重庆市几家医院求医问药,都没有诊断出病因,也谈不上治疗效果。来我们(疼痛·针灸)科就医时,我让她作了头颅部位CT和核磁共振检查,没有发现异常,排除了甲状腺功能亢进、糖尿病等器质性病变的可能,怀疑她的颈椎出了问题。拍片显示,第一颈椎俯旋移位,诊断为环状筋膜性颈椎病。”停顿片刻,李卫国接着说,“我采用小针刀技术、手法复位术和超激光治疗仪治疗等中西医结合综合手段,就4个疗程,她的疼痛症状全部消失了。”

采访前得知,李卫国的疼痛·针灸科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农村针灸康复特色专科、重庆市中西医结合特色专科、重庆市疼痛诊疗中心。于是,我提出聊聊医疗康复这个话题。

“你们科是铜梁中医院的品牌科室,目前的康复业务怎样?”

“我们现有康复床位120张,康复业务用房3000平方米,2017年收治康复住院病人2400人。从发展的情况来看,这项业务发展势头强劲。现在,我们科的住院病人是全院最多的科室。我们医院也是全区医疗单位康复病人最多的医院。”李卫国说。

“你们科的住院病人中,康复病人占多大比例?患者来自哪些地方?哪些病人需要康复治疗?”我一连向他提出了好几个问题。

“我们科的住院病人,几乎全是康复病人。收治的患者,除了铜梁区外,还有毗邻的潼南、大足等区县的,以及贵阳市的。康复病人中,年龄最大的97岁,最小的仅3岁。康复住院治疗最长时间的达到两年。”

“有业内人士说,再过三五年,康复病床将成为‘抢手货’,是这样的吗?”

“那是肯定的。现在,心脑血管病人越来越多,这些疾病引发的后遗症病人,手术后需要恢复的病人,大病住院后的病人等,也都需要康复治疗。如果不增加床位,可不就抢手呗!”李卫国说,“我们目前开展的主要是传统康复和疼痛治疗业务。今年年初,北京来的康复专家来我院指导康复工作时,建议我们开展现代康复治疗和康复评定。在这方面,目前我们还有短板。如果补上这些短板,你想想,康复业务发展潜力有多大!”

李卫国所说的北京康复专家,是指全国卫企协医院康复管理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花敏女士。今年初,张花敏女士在铜梁区中医院指导规划康复中心标准化建设时,对铜梁区中医院开展的传统康复业务予以充分肯定,并根据铜梁区康复业务发展现状及康复资源情况,从巩固和发展传统康复业务、重视开展现代康复治疗,以及开展康复评定等,提出了意见和建议。

“我们医院正在进行整体迁建,现在就要按照专家的建议,做好建设标准化康复医学科的规划。为了进一步促进铜梁区康复医学事业全面发展,搭建合作、交流提升的学术平台,正在筹备全区的康复医学专科联盟。”李卫国说,“祖国的传统医学,有开展康复业务的特殊优势,树名医、建名科、创名院是基础,做好人才储备、引进先进康复设备、提高康复技术水平是保证。建立特色“一对一6S”服务模式、以无微不至的服务和良好的医患关系、提升患者及家属对科室的满意度是途径。我们正在向这方面努力。”

“李主任,今天聊了不少疼痛这个话题。目前有这么多的疼痛病人,也有那么多的先进诊疗设备和技术,还不能做到手到痛除,是吧?” 我问道。

“那是。不妨听听权威人士是怎么说的。时任全国疼痛诊疗中心主任、中国科学院院士韩济生说,就目前我国的医疗水平而言,对那些顽固慢性疼痛病人,还做不到‘手到病除’或‘手到痛除’。但训练有素的疼痛专科医师,能使90%以上的病人解除疼痛。”李卫国这样回答了我提出的问题。

无疑,李卫国应该是训练有素的疼痛专科医师队伍中的一员,虽然他现在还不能对每个顽固慢性疼痛病人都做到“手到痛除”,但他却能解除或减轻许多疼痛病人的疼痛。


上一篇: 没有了

下一篇: 为 “心” 而 搏